狗绑店门口 吠叫吓到人罚主人一千

238 669
花莲首例
花莲一名涂姓商人,在餐厅门口将饲养之犬只繫绑于自己停放之普通重型机车处,纵容该饲犬对过往行人吠叫,致被害人赖某及其同行友人于行经该处时遭受惊吓,花莲地方法院依违反社会秩序维护法裁定罚新台币一千元。 这是花莲十数年来狗狗吠吓到他人被罚首例。
法院指出,涂某虽于警询时辩称其在饲犬对被害人吠叫时即前去安抚该犬等语,然依被害人提供之现场录影档案,经法院勘验结果,显示涂某将其饲犬繫绑于停放机车地点为餐厅门口处,且该饲犬于被害人自餐厅内走出时确有吠叫之情事,此有法院勘验笔录可参。
衡通常经验法则,上开情形于客观上足以使他人遭受相当恐惧及惊吓,而被移送人既为心智健全之成年人,当可预见如将如将饲犬随意繫绑在餐厅门口处时,该饲犬极有可能对门口出入之行人吠叫致生惊吓等情,却未事先採取适当措施加以防制,纵令被移送人于事后曾有出面安抚饲犬之情形,惟依上揭说明,此部分尚无解于社会秩序安全已受影响之结果,其行为自属社会秩序维护法第七十条第三款所定之「纵容」无误。
而「纵容」则指饲主放纵或容许动物吓人而言,凡放任不加约束即属之,非谓于动物在吓人,而饲主仍未予阻止时,始可谓纵容动物吓人。
社会秩序维护法之立法目的既包含确保社会安宁在内,则饲主于饲养动物时本应妥善看顾,避免造成他人惊吓而致生影响于社会安宁秩序,且如该动物正在吓人时,对他人而言即已遭受相当之恐惧,此时饲主纵有制止之举,亦仅属避免该损害之扩大,非谓对于社会安宁秩序不生影响,如此解释方与社会秩序维护法之前揭立法目的相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