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17对我国减碳策略的启示

506 515

「联合国气候变化纲要公约」第17次缔约国大会暨京都议定书第7次缔约国会议,于11月28日至12月11日在南非德班召开。此次全球194个国家及地区,有包含官员、观察员及媒体记者约计14,000名参与,共商「后京都」时期的全球减碳责任与暖化因应对策。11日凌晨闭会时,世界各国对其最终决议有不同批评的声浪,也未有全球合作减排的意志共识。但政治谘商谈判没有破局,不致让温室气体减量长期努力功亏一篑,也算是COP 13 Bali Roadmap以来的重要成就,而通过设立「德班强化行动平台特设小组」,更称得上是UNFCCC「后京都」重要的里程碑。


其实本次德班会议通过的决议文繁杂且多样化,统计共有 19项 COP17 决议与 17 项 CMP7 决议获得通过。包括有关未来新回合谈判的组织与推展时程、国家调适计画、极端气候灾难冲击与脆弱度、绿色基金财务机制、能力建构、技术移转、森林与减少毁林、国家减排通讯与排放清册、排放交易与清洁发展机制交易、碳捕捉与封存等专业课题,对于气候公约及议定书的后续推展,特别是对于COP 16坎昆协议衡平包裹的议决内容,都有铺陈未来议题与协商的正面效益。

我国环保署及非政府组织部门也派有代表与会,宣传我国遵守承诺的推动与绩效,并强烈表达承担减碳的责任感与豪气,诉求:"Make Taiwan part of the Solution!”说明”Taiwan deeply cares about global warming and the dangers it poses to life on Earth .We have the responsibility and the right to find collective solutions with other nations. Yet we are excluded from international forums on global warming!”对照其他与会会员国的斤斤计较、「尔虞我诈」及内在不积极,我国的纯真格外令人动容与心酸。

「德班强化行动平台特设小组」将于2012年上半年开启运作,各国同意最迟应于2015年的COP 21前,须达成具有法律效力的共识文件,并可于2020年正式生效。

「德班平台小组」未来能否如期开展,并在政治角力下取得所有缔约国共识、如何将开发中国家减量义务纳入,使愿意承担「共同但差异」的减量责任,并依「最低成本」及「成本有效」的方式进行减量,以促进永续发展?其实是充满不确定性与变局的。

其实近20年的时空演变,排放大国排序与经济强权实力消长,让美国、欧盟、加拿大、中国、俄罗斯、印度等关键国家在减碳谈判过程增加乱度。中国大陆排放量突破60亿吨、成为世界第一,美国排放59亿吨居次,这二大排放国共占全球排碳量35.8%,若未列责任减碳之列,如何服众?加拿大环保部长一回国便宣布退出京都缔约国,以表达对中美印等国的强烈不满;但未来是否会有其他国家「跟进」值得观察。不过,加拿大退出京都缔约国主因是近年开发油砂,炼油及售油将是加拿大重要的经济产业,碳排放量大幅增加,减排承诺势必做不到,所以乾脆狠下心「叛离」。另外有一个较说得出口的理由是,加拿大的纬度较高,暖化反而可延长作物生产季节与增加产量;就不知加拿大是否评估了可能引发的新兴病虫害与生态干扰问题?

受制国际政治因素,我国不是公约缔约国身分,现阶段不须立即承担减量义务,但长时以来为维繫国际形象、竞争力及促进经贸发展,我国均主动向国际宣示自愿减量行动与减碳目标期程;并积极推动可与国际接轨的「可量测、可报告、可查证」机制,以使减量绩效有明确纪录与查核机制,也规划推动碳交易市场机制以降低减量成本。但所有我们这些主动而善意的策略与作为,须要保持弹性空间,在COP 17之后审慎的观察与应变。我们不须要再一往情深、一厢情愿的年年诉求Make us part of the solution;至少也要公约国释出与我们所付出代价能相应的权益或尊重为前提,才值得我们的义无反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