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18继续延宕全球减碳目标期程

820 429

今年「联合国气候变迁纲要公约」缔约国第18次大会,自11月26日起在卡达的杜哈举行,为期二周,于12月8日闭幕。或许是受到全球经济不景气的拖累、顾温饱都倍感乏力而无暇他顾;也或许是对 UNFCCC连出四年的「虚招」之后,已经不再抱有任何寄望;今年的COP 18,世人及媒体都没有给予特别关注。而整个COP 18大会就在缺乏信任与消极作为的氛围下草草落幕。唯一的重大决议事项是《京都议定书》效期延长8年,让联合国有更多时间制订新的公约;但事实上,却是让原订的全球减碳目标与期程继续延宕。

《京都议定书》是因应全球暖化、对抗气候变迁唯一具有法定约束力的国际公约,原订于今年底前,附件一已开发国家需将各该国碳排放量降低至1990年基準量平均再减5.2%。但实际的情况是达成目标的国家只有欧盟的寥寥可数几国。但20年来全球的碳排量却是以年增率2.5%在增加,2011年初步统计量为380亿公吨,已是1990年排放量的158%;如此增加趋势,2020年时全球碳排量将可能逼近600亿公吨。因而世界银行的全球暖化预测报告已悲观预测,将会使2100年时全球升温4℃,而非最初设定的「不使超过」2℃上限。

去年在南非德班的COP 17中,通过延长《京都议定书》下的第一承诺期,并确立会有第二承诺期;而且设了德班平台特别工作小组来讨论纲要公约下的新法律规约文件;预计于2015年议定、2020年开始接替《京都议定书》的法律拘束力。但也正因如此,所以今年COP 18与会各大国对于会议谈判的努力与期待反不如去年积极。UNFCCC执行秘书长Christiana Figueres把责任推给民间环保团体,她认为「没看到多少民间团体对政府採取更具决心勇气的督促与支持」。言下之意是:环保社团对政府施压不够,各国代表乃因而得以推拖怠惰。

不过对于COP 18的无积极显着作为,民间环保社团则是将矛头指向已开发国家。地球之友组织的记者会中,便有社团代表抨击:「各国毫无积极作为,是一场竞底竞争;特别是已开发国家,不是跳车离开就是两手空空上谈判桌,一点诚意都没有,更遑论绿色气候基金这个空壳!」、「绿色气候基金到目前为止,连一分钱都没有进帐,根本就是个丑闻!」

气候行动网络组织的代表慎重表达意见,要求各缔约国必须要在杜哈会议中,除了增加2020年以前的短期减碳行动外,也必须拟定2015年的「行动路线图」 ;且减碳目标必须设定在25-40%;roadmap则应订定明确的里程碑和时程表,不能轻骑过关,让哥本哈根COP15的闹剧再上演一次。换言之,CAN主张2015年之前必定要达成一个公平、有企图的、且具法律约束力的协定;今年会议应该要将2020年前的工作计画进度订出。CAN代表并且警告,已经没有「大气的」或「政治的」空间,可以让COP会议再失败第二次。但言者谆谆、听者藐藐,只能徒呼负负。

COP 18杜哈会议落幕了,由于与会各国间无法调和的「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以及「国家个别能力」原则,让全球排碳减量目标期程一再陷入流于空想的危局。事实上,新兴经济大国的年排碳总量确实惊人,总量早已经超越已开发国家;已开发国家希望被平等对待的要求也并非完全不合理。因为目前「前四大」碳排国家,除美国外,皆是新兴经济体。这些新兴经济体大国的责任,显然是应该要与其他更微型的开发中国家有所区别才是。已开发国家为过去恣意排放负历史责任固然重要、也应该被究责;但开发中大国在经济发展策略上,也应该有以思「不重蹈已开发国家覆辙」,才是发展经济与维护地球环境兼筹并顾的正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