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21将开幕 商议2020年暖化对策新架构

282 311
COP21将开幕 商议2020年暖化对策新架构

《京都议定书》签定以来,阔别18年再次召开共同协商地球暖化对策新架构的联合国会议,联合国气候变化纲要公约第21届缔约国大会(COP21)于台湾时间30日在法国巴黎开幕。在目前地球暖化益发严重的背景下,将会有约150个国家及地区的领袖出席,除了期待最终能达成协议以外,已开发的先进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间的对立根深柢固,预料将会有非常严峻的交锋。

根据日本放送协会NHK于30日凌晨报导,联合国气候变化纲要公约第21届缔约国大会(COP21),简称「联合国气候高峰会」,将于台湾时间30日傍晚于巴黎召开。包含发展中国家在内的所有会员体,将在COP21中商讨议定2020年以后处理地球暖化对策的新架构。如果能达成协议的话,这将是1997年签定的《京都议定书》只针对已开发先进国家有削减温室气体排放的义务以来,18年后,处理地球暖化议题的新架构。

COP21开幕首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美国总统欧巴马、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等,约有150个国家及地区的领袖出席,预定将发表暖化所带来的严重影响和各国处理方针的相关演说。在COP的大会场合中,各国领袖齐聚一堂已是6年前的事了,希望藉由此次大会达成协议的期待相当地高。

另一方面,在会议事前的交涉协调上,无论是已开发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对于暖化对策所需担负责任是否应有别野浩,或是发展中国家在温室气体削减排放以及暖化影响受害上,已开发国家是否应该给予资金支援也好,两方持续对立中。预料未来2週间的会议将会有非常严峻的谈判过程。

COP21观察的重点之一在:是否能成为暖化对策的历史性转折点?

《京都议定书》是首次规範削减温室气体排放的架构,其基準点是1990年,当时世界二氧化碳量有6成是已开发国家所排放,因此《京都议定书》只规定已开发的先进国家有义务削减排放温室气体。但是,随着经济持续成长,发展中国家所排放出的温室气体也跟着增加,到了2012年,发展中国家的排出量,已占了全体温室气体的6成。

虽然各国一致同意对于温室气体排放削减应该要有新的架构,但是,先进国家希望能要求不断增加排放量的发展中国家也能负担起减碳义务,发展中国家则希望至今为止持续不断大量排碳的先进国家能多承担,两者之间激烈的对立,对于要求会议全体一致同意的COP来说,每年总要持续严峻的谈判过程。目前世界各地热浪来袭、洪水时发,暖化影响所造成严重的自然灾害不断扩大,在这次大会中,全体达成共识的机会很高。

如果能够达成新的共识的话,这将是《京都议定书》签定18年后,世界各国对于气候变迁下地球暖化的处理对策取得协议的历史性转折点。

这项新的架构,将会由到目前为止,占世界温室气体排出量超过9成以上的180个国家,向联合国提出削减温室气体的目标。

气候变迁暖化最大的责任,至今为止,是由大量排放温室气体的先进国家负责,这次协议也希望向中国、印度等新兴国家及发展中国家提出初步的温室气体排放削减目标,这将是此次谈判重要的期待与目标。

中国做为排放温室气体最主要的国家,占了世界全部温室气体排放量的22%,中国希望到2030年为止,与2005年相比,单位GDP的温室气体排放量的削减比例将从60%提高到65%。如果经济成长GDP增加的话,虽然碳排放量也会随之增加,但是希望二氧化碳排出总量到了2030年左右,能够尽快减少的预期指标也被排上议程。

美国做为仅次于中国的排放温室气体国家,占全体碳排放量的13.8%,希望到2025年与2005年相比,削减比例从26%提高到28%。

欧盟占全体碳排放量的10.2%,希望到2030年与1990年相比至少要削减40%的排放量。

印度做为第3大碳排放量大国,希望到2030年与2005年相比,单位GDP的温室气体排放量的削减比例从33%提高到35%。

位居第7的日本,占全体碳排放量的2.8%,提出目标为希望到2030年为止,与2013年相比削减26%。

以上的削减目标,都是各国根据自己国家的状况,自行决定的目标,因此相比较的基準年指标,每个国家也均不相同。

根据试算结果,各国向联合国祕书处所提出的碳排放量削减目标就算达成的话,也无法达成抑制世界平均气温上升与工业革命前相比不到2°C的目标。因此,「联合国气候变化纲要公约」(UNFCCC)秘书长费盖雷斯(Christiana Figueres)表示,在COP21大会上共同合意建立的新架构,为了要提高各国的削减目标,制定5年检测标準是非常重要的。

对于COP21,专家学者所关注的焦点在哪呢?日本名古屋大学研究所高村佑加理(音译。日:TAKAMURA,Yukari)教授对于这次会议的意义表示:「疑似因为暖化所影响的自然灾害和异常气象,在世界上持续不断地发生,因此,削减碳排放量的早期因应对策的要求高涨。如果能在COP21上达成协议的话,不只是先进国家,包含持续不断增加碳排放量的发展中国家也包含在内,能够达成共识建立具有实效的新架构的话,就这点来说,具有非常划时代的意义。」

在此之上,为了建立新架构,各国提出的温室气体削减目标,是否具有法的拘束力?对于控制气温上升不超过2°C的国际目标,如何能建立促使各国目标提高的机制?对于资金缺乏的发展中国家的因应对策,如何进行资金援助?以上3点,都是专家学者持续关注的焦点。

另外,关于协商共识的前景,高村也指出:「在巴黎恐怖攻击事件后,不管举行COP21是否有危险,美国、中国等100国以上的领袖齐聚一堂,也展现了一定要达成共识的意志。我想,这样的政治意涵也会反映在之后做成的共识文书中。」